青蛙视频

青蛙视频 在医院里休养了半个月,宋宋腹部的伤口终于愈合的差不多了。

出院这天,宋宋得知了朱投的下场。

被咬断脖子的朱投,经法医鉴定,是兽类所为,但法院没有什么野兽。

最后只好定了个朱投挑衅警犬,被警犬意外伤人致死的结论。

(求狗狗心理阴影面积!)

宫擎的案子自然是彻底推翻了,官复原职。

而宋爸爸则被判了死刑。

大法官因为指使朱投做假证,被官降三级,严厉处分,再也不可能在权力场上春风得意了。

总统夫妇也挑了宋宋出院的这一天,把认回亲生女儿的新闻通稿,发了出去。

这一爆炸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全国。

以至于宋宋出院的时候,无数记者从四面八方涌来,要采访这位真正的“公主”。

“宋小姐,请问您认回了生父生母,是怎么个体验?”

暖暖的模糊

“不对,应该称呼您为周小姐了,您和宫擎首长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啊?”

“周小姐,您的新书什么时候发行,我们报社给您留头版头条啊!”

“周小姐,我们电视台想做您的专访,想请您谈谈成功女人的心路历程……”

面对此时如此热情的媒体,宋宋笑了笑,一个字也没说。

踩高拜低,是这些媒体惯用的手法。

半个月前,他们还恨不得用一支笔,把她写得不堪、堕落、恨不得她死。

如今风向一变,她又成了“成功女人”的代表?

呵呵哒。

她高深莫测地挥了挥手,根本不打算给这些势利眼的媒体,贡献一秒钟的时间和版面。

“回总统府,还是回基地?”宫擎体贴地征求她的意见。

“我想去看看……他。”

宫擎明白,宋宋说的这个他,是宋爸爸。

点了点头,他带她去探监。

监狱里,宋爸爸一身囚服,脏污不堪地躺在一床破棉絮中。

看到宋宋来了,他蹭一下子坐起来:“八百万,你还欠我八百万,臭丫头,我生你养你,你吃里扒外……”

宋宋唇角动了动。

她来看他,不是因为还有一丝的父女之情,而是替宋妈妈来问一句:“你为什么要杀了她?”

宋爸爸一愣,冷哼道:“我不杀她,她就要报警找她那个死鬼女儿,到时候你的身世被揭穿,家里连个赚钱养我的人都没有了,我还要坐牢,我凭什么不杀她?”

宋宋唇角一颤,深吸一口气:“19年了,就算是个小狗,也养出感情了,你怎么能做到对我和她如此狠心?”

“哼,少废话,八百万拿来!来替我找大律师,替我翻案!”宋爸爸还是那副“你欠我的,你的钱财都要给我”的理直气壮的样子。

宫擎不想让宋宋太受刺激,搂过她的身子:“走吧,他这种人,是不会悔改,也没有羞耻心的。”

宋宋点了点头,毫不犹豫,转身和宫擎离去。

只剩宋爸爸还在监牢里大叫大嚷:“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崽子,只会爬男人的床……”

宫擎冷冷回头,对一名警卫员道:“把他的臭嘴,给老子撕了!”

“是!”

死前还不消停,老子可不会忍你。

==

帝都郊外。

银豹下榻之地。

他看着新闻,手中的酒杯啪一声落地。

“什么,他们不是亲兄妹?”

心中微小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怅然。

他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什么,问属下:“把欧阳倩给我提上来。”

欧阳倩手中还有宫擎的把柄,他必须要弄清楚。

片刻后,属下慌里慌张地回来:“糟了,老大,那死女人跑了!”

【宫擎:晚安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