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板抖音aqq

  琼花苑。

  屋里,二夫人正做着小衣服。

  单嬷嬷撩帘进屋,俯身到二夫人耳边低声道:“那胎保不住了。”

  二夫人无惊无喜,平静地抬眸,“掉了?”

  “还没,用药吊着,正揣度着二爷来您这要保胎丹呢。”

  二夫人不屑地冷哼,“随他们闹,咱不管。”

  她已经对那人彻底死心了,她现在只想过清净日子,只要他们不来烦她,她才懒得去管他们。

  单嬷嬷看着二夫人手里的小衣服,蹙眉道:“夫人歇歇吧,做这么多仔细伤了眼睛。”

  二夫人轻笑着拿着小衣服继续做,“月儿从小就不爱做针线活,我不帮她做,谁帮她做。”

  那丫头怀的还是双胎呢,她不多做能行吗?

  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将会有两个可爱的外孙,外孙女,二夫人就心软得一塌糊涂。

  看着二夫人那温柔的眉眼,单嬷嬷无声轻叹。

   街头美女笑比西施大方迷人

  哪个当娘的不爱自己孩子,哪怕这个孩子犯了再大的错,当娘的也不会对她不管不顾。打过骂过之后,还是娘的心头宝。

  “您去看看三小姐吧,免得她胡思乱想,孕妇可最忌伤神伤心。”

  二夫人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点头道,“我知道了。”

  晚上,梧桐苑。

  杏雨撩帘进屋,“小姐,花姨娘求见。”

  白茹月倏地皱眉,“她来干什么?”

  杏雨摇头,“奴婢不知,不过看她脸色似乎不大好。”

  白茹月眸光闪了闪,挥手道,“让她进来。”

  “是。”

  杏雨躬身出去,很快便带着花姨娘和宝枝珍柳进了屋。

  “参见三小姐。”

  不似平时的嚣张无礼,这次花姨娘倒是规矩地朝白茹月行了个礼。

  白茹月冷冷地看一眼花姨娘,厌恶道,“有事就说,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演戏。”

  花姨娘二话没说,突然就“噗通”一声朝白茹月跪了下来。

  白茹月皱眉望着反常的花姨娘,心里倒警惕起来。

  这女人今天是唱的是哪出啊?

  “三姑娘,姨娘错了,求您原谅姨娘。”花姨娘声泪俱下地哭诉着,一个劲地朝白茹月磕头。

  可是不管她怎么磕头,白茹月就是不为所动,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悠闲地看着她演戏。

  见白茹月不为所动,花姨娘低垂的眼睑里瞬间闪过怨毒的凶光。

  她敛了敛情绪,梨花带雨地抬眸道,“三姑娘,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现在我的孩子保不住了,也算报应。”

  白茹月瞥了眼花姨娘的肚子,眼眸轻闪。

  白茹月不说话,花姨娘自顾自地站起身,从珍柳的拎着的食盒里端出一碗汤药来。

  “这是姨娘给你熬的保胎药,你弟弟是保不住了,姨娘希望你的孩子能保住,你快趁热喝了吧。”

  白茹月看着还冒着热气的汤药,眼里满是警惕。

  她从来不认为这女人对她会有什么好意,这汤药绝对有问题。

  想到有人想害她的孩子,白茹月眼里瞬间迸出一缕杀意。

  “哟,有客到了,我这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就在这时候门帘突然被撩开。

  看到白狸进来,花姨娘的脸色倏地一变。

  白茹月的心瞬间定了下来,她笑眯眯地看着白狸道,“大姐姐来得正好,姨娘突然像中邪了一样,给我熬了保胎药,你快看看,这药是不是有毒?”

  花姨娘被白茹月那直白的不能再直白的话,噎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僵硬地扯了扯唇角道,“三姑娘这是哪里话,姨娘我怎么可能给你下毒,你快喝了吧,药都快凉了。”

  像是害怕什么,花姨娘急忙端起药碗就要往白茹月嘴里灌。

  白茹月脸色一变,刚要发作,唇边的药碗就被人夺了去。

  白狸端着那药碗闻了闻,危险的眸子倏地眯起。

  “这是你熬得药?”

  冰冷刺骨的眼神看向花姨娘,花姨娘身体不自觉地抖如筛糠。

  宝枝和珍柳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药是她们熬的,可是她们并不知道这药有什么问题啊。

  意识到什么,白茹月的眼神也瞬间变得阴鸷起来。

  该死的女人,竟然想害她的孩子,简直罪该万死。

  白狸脸色冰冷的将那药碗举到花姨娘面前,“你不是要保胎丹吗?只要你把这药喝了,我就给你保胎丹。”

  药碗挨到花姨娘唇瓣,花姨娘瞬间吓得双腿发软,“不,不,我不喝!”

  白狸眼眸微眯,将手里的药碗甩给了绮纹她们,“把这碗药给我一滴不剩地灌进去。”

  “是。”

  绮纹她们几个接到命令,立刻一拥而上,架人的架人,灌药的灌药。

  看到这样的架势,宝枝和珍柳都不敢上前帮忙。

  珍柳焦急地看了眼拼死挣扎的花姨娘,悄悄跑了出去。

  “不要……我不要喝……”

  花姨娘惊恐地挣扎着,可是却是徒劳,那些汤药还是被一滴不剩地灌了进去。

  温热的汤药被灌进五脏六腑,花姨娘瞬间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东西滑了出去。

  刺眼的殷红从腿间散开,花姨娘顿时尖叫起来,“儿子……我的儿子……”

  她像疯了一样,拼命扒着地上血水。

  白茹月皱眉看着近乎癫狂的花姨娘,心里有些不忍,脸上却满是决绝。

  药是她自己带来的,要怪就怪她自己太恶毒,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任何人都一样。

  珍柳带着白廷安赶到时,花姨娘的胎已经彻底落了。

  “彩凤!”

  看到浑身是血的花姨娘,白廷安立刻惊慌得冲了过去。

  花姨娘看到白廷安,像是看到主心骨一样,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痛哭道:“二爷,咱们儿子没了。”

  急急赶来的二夫人和阮姨娘正好听到这一句,两人一个面色平静,一个却是幸灾乐祸。

  自从花姨娘有孕,就一直霸占着二爷,阮姨娘早就巴不得她流产了,这下子总算如愿了。

  白廷安一脸悲痛地看着地上的血,颤抖着声音道,“怎么会这样?”

  虽然早就有心思准备这孩子保不住,可是如今真正落了胎,他还是心痛不已。黄板抖音a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