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影片在线观看

  黄色影片在线观看“我真的好了。”清幽摇了摇头,浅笑道:“不信,姑娘和我打一架试试。”

  七七白了她一眼,给她盖上被子,回头看着门外的沐初,问道:“你要进来给她把脉吗?”

  “你觉得她已好,那她便是好了,无需我再多此一举。”外头传来沐初低沉的声音。

  七七不理他,看着清幽。

  清幽笑道:“我真的好了。”

  唇角的笑意却又在话说完之后,忽然收了起来,她认真问道:“姑娘,昨夜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院子里如此吵闹?是不是他们……他们发现了……”

  “没有。”七七把十指落在她唇上,她道:“这院子里多了一个病人,沐如霜,这事情回头云巧会告诉你,但你今日等精神好些,得要和云巧一起守好药人,别让沐如霜有发现他的机会。”

  “我知道了。”

  清幽又想爬起来,七七却再次把她摁了回去:“沐如霜现在还虚弱得很,哪怕好了,今日之内只怕也下不了床。你也不用担心她那么快会发现药人在这里,怕只怕不知道有什么人会忽然闯到这里来。”

  清幽看着她,好一会才道:“我知道该怎么做。”

  从清幽的房间出门,沐初看着她,见她眼底已经布满了血丝,他心里被揪了下,柔声道:“你一夜未睡,前夜也几乎是一整夜在忙碌,现在赶紧回去歇一会吧,天快亮了。”

  “阿初,我们今日……”

   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

  “无妨,既然沐家出了那么多事情,今日自然是不能去城外,这事我自己和沐如云的人说,你先回去睡一觉。”

  “那你呢?”七七抬头看着他。

  虽然他看起来还是那么清逸出尘,气韵无双,可是,眉眼间也与她一般蓄着淡淡疲倦的气息。

  他昨夜未睡,前夜又几乎通宵,他还不是一样?

  这两天沐家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一个个都快被弄得精力憔悴了。

  “天亮之后我还得要去给祖母和姨父把脉,我自己知道找时间休息,你先回去好好睡吧。”

  七七点了点头,时间宝贵,不愿再与他纠缠,转身从西厢离开,回主屋那边休息去了。

  等睡一觉醒来还不知道得要面对些什么事情,一想头都大了,一个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

  下毒的不是沐如霜,那又会是谁?难道是沐如云?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不过她还是猜不透,沐如云为什么要害秦风?她和秦风有什么恩仇?

  想不透暂时便不想了,倒在床上,连衣裳都没有脱,不到片刻,人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七七整整睡了两个多时辰,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晌午时分。

  收拾好自己出门,清幽已经下床在外头行走了,见她出来,清幽从西厢的拱门跨出,向她迎了上来:“姑娘可休息好了?饿吗?我已经让下人准备了膳食,姑娘不如先用膳吧?”

  “阿初和无名呢?”七七问道。

  “还在休息。”清幽命人将膳食送来,一边伺候七七用膳,一边向她诉说着今日上午的事情。

  沐如霜醒过来,服了药之后又睡着了,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至于药人,这才是清幽今日心情好的原因,药人居然记得昨夜的事情,甚至还知道自己伤了她,还会关心地询问几句。

  听说药人特别听清幽的话,七七笑道:“那以后,你再对他好点,说不准等他彻底清醒之后,对你会死心塌地。”

  清幽只是白了她一眼,不说话。

  午膳随随便便解决,七七还没从偏厅出去,云巧已经兴冲冲闯了进来:“姑娘,姑娘!你猜谁来了?”

  谁?

  七七皱了皱眉,和清幽一起从偏厅出去,不料一出门,抬头竟看到九萬九筒还有九索连同红中白板他们一同从外头进来,看到她,个个兴高采烈地唤道:“姑娘。”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都在师兄身边伺候着吗?”见到他们,七七难掩兴奋,自己在这里势单力薄的,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再见这些熟悉的脸孔,简直就是说不出的惊喜。

  “是南王……南公子怕你身边无人伺候,所以将我们遣来了。”走在最后的小玉儿只是笑了笑,便又立即板起了脸:“姑娘走得这么焦急,居然连我们都不带上,若不是查到你们回了沐家,我们还不知道到哪里去寻人。”

  让他们好生紧张了一段时间,南王爷那个闷葫芦都不喜欢跟别人多说话,只是告诉他们有无名和沐先生在姑娘身边,无需挂念,弄得每个人都忐忑不安的。

  “现在不是找着了吗?”七七自知理亏,这个时候,打马虎眼是最好的,一把勾上小玉儿的肩头,她笑嘻嘻道:“你来了真好,我这几天累死了,你赶紧来给我分担。”

  又看着其他人,一脸邪恶的笑意:“你们……一个都别想跑掉。”

  大家也只是笑笑,给姑娘做事他们心甘情愿啊,跑什么跑?

  七七正要让云巧带他们去东厢收拾一下,找空房间住下,外头忽然又进来一名护卫,向七七禀告道:“姑娘,外头又生了事端。”

  七七皱了皱眉:“什么事?”

  “昨夜沐家二公子行刺三小姐沐如云未遂,人现在被锁起来了,正在静候城主的发落。”护卫回道。

  “沐念秦呢?”七七问道。

  “一大早出了门,去了城西的林场查看。”

  七七摆了摆手,让护卫退回去,她抬起手指揉了揉还有几分酸涩的眉心。

  昨夜在落日楼孤单徘徊了那么久,回头就去行刺沐如云了吗?这个沐家同样被收养的二少爷沐斐生,看来,和沐如霜关系匪浅。

  大户人家,关系果然足够混乱,事儿一桩接连一桩,还让不让人歇口气了?

  ……

  沐家二少爷沐斐生,昨夜无缘无故行刺沐如云,被沐如云和楚四海一起制服,如今人已经被关到地牢里,正在等候老夫人的发落。

  至于二少爷为什么会突然像发了狂一样想杀三小姐,这点上,不管三小姐如何严刑逼供,二少爷依然紧咬着牙一个字不愿意多说,这点,也是让人挺费神。

  听说老夫人只是让人将他关在地牢,暂时并不打算去处理这事,许是最近真的太累了,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人老了,没有心情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理会。

  七七差人去打听过沐斐生那边的情况,说是伤得挺严重,但至少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所以这事也就先放下来了。

  至于落日楼这边,七七也特地交待过,不能让沐如霜知道沐斐生的事。

  清幽云巧都不晓得为什么姑娘下了禁令在四小姐面前只字不许提起二少爷的事,但只要是姑娘下的令,她们执行便是。

  沐初醒来后,匆匆用过午膳便和七七一起去了斋戒楼给老夫人施针。

  随着施针次数的增加,老夫人身上积聚了多年的毒素也在慢慢减少中,她自己的身体自然比谁都清楚,每日清晨醒来,总觉得精神一日比一日好。

  也因为这样,如今对沐初,她基本上是完完全全信任了。

  “为何刚开始没有向我说明情况?”看着正在收拾针包的沐初,沐红邑还是忍不住问道。

  “是我的意思。”七七上前两步,看着沐红邑,似有几分无奈:“我们初来乍到,还完全不清楚沐府里的情形,更何况我虽对阿初的医术绝对有信心,但……我不以为祖母可以在第一时间相信阿初的话。”

  “所以你便让心如搬到斋戒楼来陪我,以照顾我起居饮食为由,是为了杜绝还有人要暗中对我下毒手?而你和初儿便搬到月华楼,也是为了防止有人继续给秦风下毒?”

  沐红邑浅叹,说到底,若他们在头一天给自己把脉诊断的时候就告诉她,她这不是病而是毒,她是不是真能在那时候就相信?

  这丫头心思慎密,确实是难得的蕙质兰心。

  这倒不全是七七的功劳,应该说,都是沐初的安排,只不过,沐初不愿意出面,也不喜欢多说话来解释些什么。

  凡是遇到这种事,开口解释的自然都是她。

  七七点了点头,一脸不安:“祖母,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我生什么气?”沐红邑摇了摇头,浅笑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沐初已经将针包收拾好,长身立起,准备要走了。

  他还要去月华楼,这孩子每日里也是辛劳,几乎都没多少时间能休息的。

  其实沐红邑想开口问沐如霜的尸首现在是什么情况,昨夜是太过于生气,也太激动了些,现在想来,那孩子也未必就是下毒的凶手。

  但,她毕竟是一家之主,虽然城主之位交给了沐念秦,但,她手上握着的才是实权,老一辈的管事无人不知。

  堂堂老城主,做过的事要自己去承认错误,对她来说又是太为难。

  沐初却似看不出她的心思,只是看着守在一旁的青桃淡言道:“我想接我娘回落日楼住,以后还请青桃姑娘多留几分心,所有送来过的饭菜药物,一并以银针试过毒再让祖母享用。”